棠浦教案

  • 作者:聂洪辉
  • 来源:宜丰县志
  • 发布时间:2018/7/2
  • 查看:59

清同治年间,天主教传到江西宜丰。光绪三十年(1904年),县城天主堂法籍教士王安之,来到棠浦发展教徒,开堂传教。棠浦教民倚仗洋教士势力,横行乡里,有的教民竟然用竹烟蔸将乡民眼睛打瞎。教士王安之每次来棠浦,总是放马吃农民的禾苗。对这些不法行为,乡民敢怒不敢言,对教士和教民恨之入骨。

后棠浦教民罗检和赖克明借教会的势力强奸了乡民蒙师的女儿。蒙师上诉于县衙,传教士王安之庇护教民,反而诬蒙师“煽众仇教”,并坐在县衙指名索捕蒙师。知县杨国璋惧洋人如虎,为了保住官位,于是允其所请,逮捕蒙师下狱,乡民甚是不服。

6月21日是农历五月初八,棠浦当墟。教民罗检和赖克明带着一群教徒,捧着天主教匾额、图片,到街头开堂说教。在路过石桥时,有个乡民无意中碰坏了教民的匾额,罗检随即在摊贩上拿起一把尖刀,把乡民剌伤,并所长而去。

乡民龚栋平日爱打抱不平,立即在街上邀集几十个年青力壮的乡民,在路上捉到罗检,押往龚氏祠中,剥去上衣,乱拳把他打死,丢入棠浦河中。接着乡民还抄了罗检和赖克明的家,烧了他们的屋。有的教民藏匿于乡民家中,有的连夜逃奔他乡,才免受惩罚。

法教士王安之听说教民罗检被打死,立即到县衙告状。知县杨国璋一面向省城报告,请派员查处,一面会同把总去棠浦抓人。

这时,龚栋与众人商议。众曰:“所为诚快。然事已至此,若俯首伏罪,祸将无已,不尔竟抗法。”随即召集族中父老,日夜筹划。于是,以武举龚耀廷为首,聚焦棠浦周围的澄塘、塘岭、堆子上、荼子山等村的龚姓乡民,并联络高家、陈家等邻村群众。县内洪江会会员也积极支持,共同配合。聚合数千人,手持梭标、大刀和鸟铳,在山上安营扎寨,日夜放哨巡视,布阵达五里之遥。山上还插着一面大旗,上书“官逼民变”四个大字。

新昌把总率领10多个兵差来到棠浦,见乡民如此阵势,吓得逡巡不进。省里又委派修补知府曹树藩查办,并让汪培取代杨国璋(杨因教案未能事先防患,被撤职),一同前往棠浦调处。棠浦乡民仍拒绝交出龚栋。接着,江西巡抚又加派统领廖明缙,带兵驻扎新昌查办。先是派40名兵丁企图进村强行捕人。但刚到离龚家3里多的高家,就听到一声锣响,群众从山头上冲下追赶清兵,抓住了7个兵丁,其余望风而逃。

不久,城守营宛春祥带部属40余人,乔装商人来棠浦赶集,勾结棠浦教民龚椿芳、胡桂等,将龚栋诱捕,用棉花塞口装入麻袋,用竹竿抬着,绕道沐溪回县城。适逢几十名石工在路旁打石,石工都拿着铁锤、钢钎,站在路旁观看。兵丁看到他们手里都拿着东西,以为来劫龚栋,吓得把麻袋一丢,各自逃跑,回到县城。

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4月。洋务局责令许宝莲往驻新昌,赶紧筹议了结此案。又派杨国璋和汪培共同办理,仍然没有结果。因南昌知县江召棠曾在邻县上高当过8年知县,政绩甚著,能深知民情,这年6月,棠浦龚姓族绅派2人私到南昌,请江如棠从中调解。7月28日,江致书棠浦龚姓乡民,劝他们权待从容调解。8月2日,棠浦乡民接信后,随即回信,表示愿意接受其裁判。8月21日,江如棠单骑入棠浦,召集龚姓全族大会,向乡民历陈利害关系,百般晓喻,并保证不株连乡民,还亲自挨村慰问乡民。乡民泣服,自愿拆局缴械,同意龚栋、龚耀廷、龚祥等3人随江召棠前往省城,听候公断。后江召棠判龚栋等人各3年监禁,乃结此案。

此时,王安之已从新昌调升南昌主教。次年2月22日(农历正月廿九),王假意宴请江召棠,席间责令将龚栋等3人复判死刑,并赔教友恤银10万两,逼江召棠签字。江不从,王竟用餐刀赖穿江咽喉。群众闻知,愤愤不平。省城学生先罢课,走向街头,散发“冤单”。工人罢工,商人罢市,纷纷响应。新昌、上高人民前往看望慰问者数以千计。

2月26日,群众万人齐集南昌百花洲沈家祠,声讨王安之。愤怒的群众把凶手王安之打死,焚毁教堂4所,打死法、英教士、教习共9人,为江报仇雪恨。酿成“南昌教案”。3月2日,江召棠终因伤势太重,为国捐躯,一时举国哀悼。上高、新昌及省城百姓,前往吊祭者络绎不绝。1907年,棠浦人民为了纪念这位爱国爱民的好县令,在澄溪村口建立“江公祠”,塑像奉祀,经年不衰,祠至今尤存。

后来,清政府“着胡廷干督饬严拿首要”,重判龚栋死刑,龚耀廷去武举,交地方管束,并接受法国无理要求,赔银20多万两。